2023.01.20

By 洪筱婕

《雪在燒》:清純作為可燃物

付費限定

阿雪蹲踞在黑暗角落中,冷藍月光照在她身上,「我大概不會再出去了……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……」,鏡頭隨著一句句獨白拉近阿雪的臉。少女為何有一張蒼白而絕望的臉?大好年華卻無所謂時間?是片頭也是結局的這一幕,營造懸念的同時也定調了憂鬱的氛圍。黃鶯鶯所唱的主題曲〈雪在燒〉一下,畫面轉為黑暗,其中僅有一方窗格透著光,窗外有湛藍的海天一色。這個畫面可說是整部戲的象徵:窗外無際的海與天,是女主角阿雪到不了的自由,她的世界與視線只能受限在窗框的切割之內。

十八歲的阿雪因家境貧困,從澎湖被賣到異地,嫁給一位名為劉忠的老頭,阿雪不但背負了為劉家傳宗接代的責任,也淪為劉忠的性宣洩與虐待對象。在偶然的機緣下,認識了名為華仔的逃犯,兩人成為了彼此的救贖,但最終,這對亡命鴛鴦仍在劉忠的阻撓下走向悲劇。

黃鶯鶯〈雪在燒〉
黃鶯鶯〈雪在燒〉

《雪在燒》的故事情節令筆者聯想到 1983 年李昂發表的小說《殺夫》──以鹿港貧窮農家為背景,描述林市嫁給屠夫陳江水後,不斷遭受陳江水的侵犯與虐待,最後操持丈夫的屠刀殺了丈夫的故事。《雪在燒》中的阿雪和林市同樣代表了封建社會下,受到壓迫無法自主的女性;劉忠和陳江水亦有參照之處,皆為台灣經濟快速發展下,社會經濟地位低下的底層勞動男性,因缺乏自由戀愛的條件優勢,而透過婚姻市場交易女人,被賣到夫家的阿雪及林市,則必須提供無償的性與勞力。

《雪在燒》(1987)為葉全真出道之作,飾演阿雪的她,因在戲中大膽裸露的表現而受到矚目,葉全真的「大尺度」演出成為整部戲的賣點。令人惋惜的是,儘管慾望與情色確實為《雪在燒》這部三級片重要的主題,但觀眾的評論也多侷限在此。

李昂《殺夫》
李昂《殺夫》

以下還有 1,466 字, 4 張圖

歡迎訂閱,繼續閱讀全文

訂閱支持

已經訂閱過了?立即登入帳號

專為影癡而生的媒體,了解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