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.12.25

By 希米露

《想見你》:遇見世上的另一個自己,歷經平行宇宙的命運

《想見你》(2019) 是由簡奇峯與林欣慧編劇,黃天仁導演,並由柯佳嬿與許光漢主演的科幻浪漫懸疑偶像劇。如果你曾經看過 2019 年金馬獎的最佳影片《陽光普照》,肯定對許光漢不陌生,因為這位大男孩就是在《陽光普照》裡的溫暖大兒子阿豪(陳建豪)。假設你也看過在 2015 年,同樣是由簡奇峯與林欣慧編劇的《必娶女人》,肯定對於飾演旅遊業女王蔡環真的柯佳嬿有著極佳印象,因為柯也以此角獲得隔年第 51 屆金鐘獎的戲劇類最佳女主角。

繼《前男友》(2011)、《花是愛》(2012,同樣由黃天仁導演)、與《必娶女人》(2015)之後,簡奇峯與林欣慧再度共同編劇的《想見你》,還是走浪漫愛情喜劇的路線,有著深深濃濃的愛情依戀縈繞在男女主角間,也有著幽默發噱的風趣對話穿梭於甘草人物間。更有趣的是,除了浪漫愛情之外,在《想見你》裡更有著極為貼近今日科技生活的細節描寫,無論是訊息對話、虛擬實境、或是 App 開發。

生活於 2019 年的黃雨萱(柯佳嬿飾演),一直沉浸在對已逝男友的思念中,不經意就會跌入源源如流的男友回憶。黃雨萱與王詮勝(許光漢飾演)自 2011 年相識,當時兩人都還只是 19 歲的大學生,在熱戀中,詮勝告訴雨萱:今後她的每個生日,詮勝都不會缺席,而且年年都有驚喜。不料,在 25 歲那年,前往大陸的詮勝因為飛機失事,自此未歸,直至 2019 年的今日,已經事隔兩年,官方仍舊尋不著任何相關遺物。

縱使身邊的人都已經放下詮勝,連詮勝的母親都打算為他舉辦喪禮慎重道聲再見,但是雨萱仍舊無法釋懷,總以為有天張開雙眼,詮勝就會剛好在眼前咧嘴微笑。事實上,拜 21 世紀的雲端科技之賜,2019 年的黃雨萱的確仍然可以在任何時候重看王詮勝的影像、閱讀他的文字,甚至傳遞訊息給從不回訊的詮勝。於是,即使已經度過整整兩年光陰,詮勝仍舊活在雨萱的現實生活,從未真正離去。

此時的雨萱任職於軟體開發公司,而公司正在開發一項「找尋無血緣自我」的軟體,也就是透過網路上的人像搜尋功能,找尋存在世界上的另一個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、但毫無血緣關係的他人。

在虛擬實境與詮勝相遇(福斯提供)
在虛擬實境與詮勝相遇(福斯提供)

因為過分思念詮勝,儘管明知愚蠢可笑,雨萱還是忍不住試用這套仍在開發中的新軟體,嘗試找尋世上其他可能存在的詮勝。結果,軟體意外地功能強大,不只挖掘出世上另一個王詮勝,同時還找到一位與雨萱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。頓時,雨萱感到莫名困惑:

該不會照片中的詮勝,根本不是另有他人,而是真實的王詮勝?而且,他恰巧就是喜歡雨萱這種長相的女孩,所以站在他身邊的親密女孩,應該是前女友;假設如此,今日已經傷心兩年的雨萱,會不會只是詮勝思念前女友的替代者,而並非真愛?假設真是如此,雨萱這兩年的等待與眼淚,根本就只是傻傻地白傷心一場罷了⋯⋯

思及自己可能已經受騙多年,雨萱決定調查到底,一定要查清楚「找尋無血緣自我」軟體所顯示的照片中,那位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是誰,同時也帶著一絲渺茫的希望──或許詮勝仍舊活在世上,只是不知躲藏何處。

「瞧,那神秘女孩到底是誰啊?」(福斯提供)
「瞧,那神秘女孩到底是誰啊?」(福斯提供)

事實上,這對與詮勝和雨萱長相一模一樣的戀人,在 2019 的今日,早該都 39 歲了。當年他們相識交友時,都只是 17 歲的高三生,正在準備大學聯考──那是 1998 年的夏天,大家還在使用卡帶聽音樂,而當時這對 17 歲少男少女的相識,就在伍佰的〈Last Dance〉歌聲裡。

在 1998 年的平行宇宙中,17 歲的高三生陳韻如(柯佳嬿飾演)與李子維(許光漢飾演)相識於 32 唱片行。韻如因為想要早點自立,以離開長期不睦的父母,於是在舅舅經營的唱片行打工;而李子維的好友莫俊傑(施柏宇飾演)已經暗戀韻如多時,於是子維時常揪著俊傑來到 32 唱片行,假買唱片之名義,行親近韻如之實。

子維是個內心思維細膩、但表面吊兒郎當的富家子,他明白好友俊傑內向多慮,而且還帶著因為耳疾造成的退縮,所以幾乎不可能親自向韻如表示好意。於是,子維決心在移民加拿大之前,盡可能幫助俊傑製造與韻如認識的機會,以音樂的喜好湊合俊傑與韻如,畢竟一位是他信任的好友,另一位則是朋友心儀的女孩。

不過,現實並沒有照著子維的計畫進行。即使總是羞赧不語,韻如內心早已所屬子維,容不下俊傑了。

穿越時空來見你(福斯提供)
穿越時空來見你(福斯提供)

之後,一場意外,韻如躺在醫院,陷入昏迷且久久不醒。卻在一日,當子維帶著韻如喜愛的唱片,也就是天天重複聽唱的〈Last Dance〉前來,播給昏迷中的韻如聽,頓時韻如竟然張開雙眼,興奮地環抱子維,大聲嚷著:「王詮勝你為什麼要離開我?」

原本身在平行宇宙兩端的女孩重疊了。1998 年的韻如身體,因為來自 2019 的雨萱而甦醒。正如同雨萱在生日宴會上許下的第三個願望──在我眼睛張開之時,詮勝就在我的眼前──果然此刻詮勝就在她身邊(其實是子維)。不過,眨眼間來到韻如人生的雨萱,必須面對的首要困擾,就是極為不順的戀情,因為早在生日前幾天,韻如已經被子維拒絕了。在 1998 年的時空,韻如即將面臨的是糾葛的三角戀情,而不是2019 年雨萱所沉浸的兩人甜蜜關係。

然而,愛情不順還不打緊,更為棘手的是韻如的性命危機。

莫俊傑也想再見陳韻如(福斯提供)
莫俊傑也想再見陳韻如(福斯提供)

1998 年經營 32 唱片行的韻如舅舅,因為唱片式微而轉型,在 2019 年已經將唱片行調整為 32 咖啡館。雨萱就是尋著「32」這個神秘數字來到韻如舅舅的小店,請求舅舅讓她與韻如見面的。驚訝於雨萱與韻如的百分相似之餘,舅舅黯然地告訴雨萱:她已經無法再見到韻如,因為這女孩早在 1999 年即遭人殺害,不在人世已久。

這就是陷入 1998 年的雨萱所面臨的最大危機:已經以韻如的身體經歷人生的她,該如何躍回 2019 年,才能逃離 1999 年的死亡厄運?或是該如何躲避 1999 年的他殺命運,才能順利從 20 世紀跨越到 21 世紀?

這是《想見你》的有趣之處──充滿懸疑的釣餌、融合著浪漫的愛情、同時還有意想不到的幽默驚喜,讓人不禁期待著每個下一集。例如,第一集出現的動物溝通師,好似美麗花瓶所佯裝的胡言神棍,卻是真實道出未來事實的預言家。

到底是記憶錯誤,還是靈魂易位呢?(福斯提供)
到底是記憶錯誤,還是靈魂易位呢?(福斯提供)

動物溝通師的橋段是種刻意,特意以雨萱不屑眼不見則無憑據的迷信,凸顯雨萱是位實事求是的理性主義者。然而,就是雨萱這類不信邪門的務實理性者,恰巧親身經歷靈魂移體與平行宇宙的神秘事件,反而更能呈現經歷者的可信度,以及故事的真實性。此時,動物溝通師告訴找尋寵物的小黛:「看見耶穌就能找到走失的小狗」,似乎也是同時在提示雨萱:你想找的那個人(無論是 2019 的詮勝或是 1998 的韻如),都在耶穌的世界,也就是遠離人世的天堂。

妙的是「32」這個數字,不僅是連結過去與現在的神秘門戶,還是李子維在 1998 年的高三班級,三年二班。更有趣的是,飾演李子維的許光漢,出道之初也曾在周杰倫的〈三年二班〉歌曲中出現過──不曉得這是巧合還是編劇的刻意安排?不過,確定的是,伍佰的歌曲〈Last Dance〉肯定是種刻意,因為無論是雨萱與詮勝、或韻如與子維,都陷在一場宛若「最後一首舞曲」的悲傷戀情中。


簡奇峯與林欣慧這兩位編劇,非常善於營造都會愛情的浪漫與寂寞,以及青春初戀的羞澀,許多台詞意有所指、又相互影射,也有許多浪漫金句讓人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初戀與曾有的失戀。

此外,簡與林也善於以中文諧音英文,創造出劇名意義的另一個空間,例如「花是愛」諧音「What is Love?」,或是「必娶女人」諧音「bitch woman」。不曉得今年的《想見你》是否另有暗示?真令人好奇。或許,只有繼續追看下去,才有機會明白「想見你」的可能諧音與其他暗示吧。

《想見你》是部關於回憶的戲劇,帶領 21 世紀的觀眾沉浸於 1990 年代的社會文化、教育家庭、還有暢銷音樂。除了伍佰的〈Last Dance〉,莫文蔚唱的〈真的嗎?〉同樣令人懷念:

歌詞內容述說的就是雨萱的心境:

I MISS YOU I MISS YOU I MISS YOU
BABY EVERYDAY I MISS YOU
心裡的深處 思念依然在 你真的不再回來
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
BABY EVERYDAY I LOVE YOU
不要讓我懂 真的不想懂 想要躺在你胸口

延伸閱讀:

看更多專為影癡而生的好內容,就一起來支持【釀電影】吧!

釀電影除了臉書粉絲專頁,最近也設立了 IG 帳號,以及 [email protected] 帳號,不同平台會以不同方式經營、露出,並提供不一樣的優惠活動,請大家記得追蹤鎖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