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.08.11

By 謝璇

「我不怪,我只是不一樣」──專訪《怪胎》謝欣穎

在《命運化妝師》(連奕琦,2011)她面對的是大體,在《屍憶》中她演鬼,在《刺客聶隱娘》(侯孝賢,2015)則化身飄逸動人的寵妃瑚姬。正式成為電影演員前,她在侯孝賢執導的「KIRIN 聞茶」廣告裡是青澀可愛的奉茶師。出道後,幾乎年年推出主演電影作品的謝欣穎,總是能接下令人驚喜的角色。

朋友眼中的謝欣穎或許有點「怪怪的」,但她總是喜歡挑戰與個人生命經驗不一樣的角色。出道十七年,在新作《怪胎》中,她成為不折不扣的「怪胎」陳靜──總是低頭疾走、鮮黃色雨衣罩身、口罩手套包緊處理、皮膚接觸外界空氣過久就會過敏、還有詭異的偷竊癖⋯⋯

《怪胎》中的陳靜與形象鮮明、風格獨特的謝欣穎看似完美貼合,實際上,角色與演員自身卻天差地遠──表面上看來陳靜與謝欣穎共有的人格特質,正是謝欣穎自認不同之處。陳靜個性鮮明、直來直往,謝欣穎則自認較為被動、內向。

但陳靜在愛情裡的溫婉,甚至悲傷、無助與脆弱,反而更貼近謝欣穎自己──一個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小女人。對謝欣穎而言,找到自己與角色的相似與相異之處,更有助於投入角色。從相似處出發端看差異,讓謝欣穎能夠轉化自己的性格,進入角色的腦中,進而詮釋出角色的靈魂。

集訓排戲打造怪胎銀幕情侶陳靜 X 陳柏青

2019 年謝欣穎決定接演《怪胎》,從收到劇本一路到定裝、排戲、拍攝,直至今年 7 月時台北電影節才有機會在大銀幕上看到自己演出的作品。她認為《怪胎》能見的所有特色都歸功於導演。《怪胎》中的陳靜與林柏宏飾演的陳柏青都是強迫症患者,因病同而相愛,幾乎全片都是兩人的對手戲,這卻也是他們首次合作,個性、頻率、節奏感完全不同的兩人,如何詮釋一對相愛的怪胎?

編劇、攝影、剪接、導演一手包辦的廖明毅,為了幫兩人「調頻」而安排紮實的排戲工作,共六天的時間,兩天讀本,接著連續四天每日 8 到 10 個小時密集排練,將整部劇本排了 3 到 4 遍。甚至先行試拍,每場戲的長度分秒必較,一切努力都是以實踐導演的想像為最高目標。《怪胎》呈現出的獨特節奏感,從影像剪接步調滲透至演員肢體表現,包括抹地擦桌的手勢節拍、在超市中快速移動的步伐,都是紮紮實實練來的。

「我跟林柏宏一起思考如何達到導演想要的節奏,從走路的步伐開始,踏出去的距離、雙手擺動的幅度都要練習,排戲前期還要報數,一直練到在心中默唸,正式拍攝時才達到導演想要的節奏感。」

回想起排戲苦工,謝欣穎仍記憶猶新。拜實打實的排戲功課所賜,《怪胎》三十多天便殺青,對謝欣穎而言也是獨特的合作經驗,也讓向來視情緒力道強的戲為「大魔王」的她,在拍攝現場都將關卡迎刃而解。

異中求同進而同中求異 謝欣穎 X 林柏宏 X 廖明毅的魔幻三角

陳靜/陳柏青兩個主角的同質性高,同為強迫症患者的特質展現在極度潔癖上,如何在相同中呈現各自的特性?「角色個性會促使肢體動作產生微妙的不同。」謝欣穎說,自己跟林柏宏的個性南轅北徹,縱使兩人飾演的角色共享相同特質,例如低頭快步走動,但陳柏青如此或許是因為他缺乏自信、害怕人群的性格,林柏宏還在細節處加入踮腳、怪異的感覺;反觀陳靜,如此動作則因她直接、講求效率的個性。

在細節中長出特色是一挑戰,完全同步更是。當兩人互換飾演失去強迫症狀的陳靜/陳柏青時,導演嚴格要求細節、對白要完美相同,讓謝欣穎表示「先演的站上風」。畢竟後演的得完全跟隨前人的一字一句以及節奏,加上排戲時與正式拍攝的演出順序不同,層層挑戰讓兩人尤其在衝突戲時,得重複確認彼此的台詞及表現。

謝欣穎仍然在高度同步的要求中,表現出屬於她的陳靜特色。嚴實的排戲過程,當廖明毅導演、林柏宏跟她都因為在同一個時空長期相處,而終於卸下防備,縱然都是首次合作的對象,仍在彼此面前呈現最真實的面貌。陳靜俏皮中帶點古怪的無義語助詞,或者觸發兩人情感的一句「呢日不日以灣我」,都是她在放鬆的狀態下玩出來的。

回歸到《怪胎》的故事內核──在愛情裡面人人或許都是怪胎,也都在找一個與自己同樣特異的雙胞胎。《怪胎》以強迫症特質作為一種顯性象徵,回頭講的是渴望同性相吸、尋覓共鳴。「如果我是陳靜,不管怎麼樣,我都會跟陳柏青在一起」謝欣穎說。在人海茫茫中尋找同類進而相愛,即便預見了將潰散的結局,仍要奮不顧身愛一回。

採訪、撰稿:謝璇
攝影:ioauue

看更多專為影癡而生的好內容,就一起來支持【釀電影】吧!

釀電影除了臉書粉絲專頁,最近也設立了 IG 帳號,以及 [email protected] 帳號,不同平台會以不同方式經營、露出,並提供不一樣的優惠活動,請大家記得追蹤鎖定!